境内金融信息服务备案编号:

【京金信备(2021)5号】

2022年07月01日

注册 / 登录

王思聪为什么着急手撕连花清瘟?

 

王思聪为什么着急手撕连花清瘟?

 

这两天连花清瘟这款中成药上了热搜,关键过程非常诡异。

先是一家名为"睡前消息编辑部"的自媒体账号,4月10日在微信公众号发布了文章《睡前消息417文稿:世卫组织"推荐"连花清瘟,谁告诉你的?》,第二天上午又在自家微博账号再次发布了文章,第三天又将文章改编成视频在微博账号发布。

这篇《睡前消息417文稿:世卫组织"推荐"连花清瘟,谁告诉你的?》文章在微信上发布后迅速传播,哪怕是在二条位置阅读量也超过8.8万。也许是看到图文阅读不错,又改成视频传播。

该文章通篇是在利用看似科学研究的方法,将之前媒体报道关于"世卫组织推荐中医药应对新冠疫情"的消息进行解读,表明这些报道中隐喻连花清瘟是世卫组织推荐药品的信息有误,捎带通过采访一些西医医师,企图证明这是一场由国内媒体和以岭药业(连花清瘟制造商)共同制造的新闻事件,以期扭曲国内读者对中成药的认知。

 

王思聪为什么着急手撕连花清瘟?

原本这件事情或在小范围内传播,但4月14日,"万达公子"王思聪转发了这个视频并配发点评表示:"证监会应严查以岭药业。现在在中国能看到一个严谨、敢于求证、有良心、敢说真话的媒体,实在实在是太难了。"

 

王思聪为什么着急手撕连花清瘟?

虽然王思聪随后迅速删掉了这个微博,但由于其身为大V的影响力和潜在的关系网,这一篇"睡前消息编辑部"的新闻和视频,在庞大的人群中得到了传播。4月12日还只有几十万播放量的该视频,到15日上午阅读量已经超过千万。

如果说"睡前消息编辑部"文章打响了"第一枪",随后的王思聪和丁香医生对连花清瘟就是形成了"围剿之势"。

4月17日凌晨0点22分,丁香医生发布了一条特殊的公众号推文,标题同样剑指连花清瘟,文章称"用连花清瘟无法防治新冠"。

这篇文章通篇用各种医疗数据企图论证连花清瘟无法防治新冠,而且在上一篇"睡前消息编辑部"发布的内容指责连花清瘟被媒体过度消费之外,还祭出了双盲实验的大杀器,表明这一款中成药其实预防新冠的机理并未明确,呼吁大家不要使用。

而且为了激起共情,丁香医生还表示上海此次给每个家庭发放连花清瘟,大大占用了输送物资的资源,甚至引用一个无法确认的对话截图,就想表明大概有1/3的运输资源被占用。

丁香医生和"睡前消息编辑部"同样的操作,17日中午12点再次推出围剿连花清瘟的文章(大V可以每日推送两次),标题居然是《疫情之下,居家隔离是否可行?》,不仅继续围剿连花清瘟,甚至向动态清零政策开刀。

 

王思聪为什么着急手撕连花清瘟?

虽然这篇文章中扭扭捏捏的表示,中国选择集中隔离是一个根据实际情况的决策,但该文章在最后两部分开始大肆鼓吹新加坡与病毒并存的成功经验,并开始设想未来居家隔离也就是共存状态下,居民需要做好哪些准备。

一下子连花清瘟变成了热搜榜的第二名,而生产商以岭药业也连续两日跌停。关键就在4月16日,也就是丁香医生赶着凌晨都要发稿的前一天,上海药业进口了2万盒辉瑞关于新冠疫情治疗的所谓"神药"。

这中间的关联性才引发我们深思。

 

王思聪为什么着急手撕连花清瘟?

一套流畅的操控手法

如果仔细分析这次围剿连花清瘟事件会发现,丁香医生对这件事情的操作手法没有跳出每一次因疫情封城"大量公知"攻击国家政策那些套路。

这套操作手法,目的就是为了调动读者的情绪,从而对国家或者地方政府的管理产生不信任,最终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首先,这套方法的核心是要树立一个能激发所有人义愤的"靶子"。

武汉因疫情封城时期冒出了"方方日记"以及力挺方方的文章,把"封城等于草菅人命"的"结论"放到了所有中国人的面前;而到了西安封城的时候,攻击"地方政府无能"就成为这些"公知"的观点;眼下上海因疫情停摆,他们企图把"集中隔离等于草菅人命"变成让互联网读者共情的话题。

但无论如何他们的文章一定会选择一个"靶子",并通过疯狂打击这个靶子,实现他们引起读者情绪的目的,此次丁香医生的文章同样找上了连花清瘟这个"靶子"。

丁香医生完全绕过治病救人的本职工作,拿着连花清瘟不能预防新冠这一点大做文章。这个问题其实早有答案,国家出台的第9个新冠的指导意见,到上海自己的相应治疗手册,从没有明确指出过连花清瘟可以预防新冠。国家药监局下发的《药品补充申请批件》仅批准连花清瘟可用于治疗新冠病毒性肺炎轻型、普通型引起的发热、咳嗽、乏力症状。

以岭药业在最新回应中也表明:连花清瘟预防新冠肺炎研究已经发表。

针对质疑连花清瘟的治疗、预防新冠疗效相关舆论,以岭药业在投资者平台回应称,连花清瘟是以络病理论为指导研发的创新专利中药,先后列入国家卫健委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四/五/六/七/八/九版)及20余个省市的新冠肺炎诊疗方案。

以岭药业还在回应中表明,国内多家权威科研机构围绕连花清瘟抗新冠肺炎开展了系列基础与临床研究,形成了防治新冠肺炎"细胞-动物-预防用药-临床治疗"证据链,实验证实该药对新冠病毒原始毒株及其变异毒株德尔塔、奥密克戎等均有明显抑制作用;目前已发表实验与临床研究论文35篇(国外发表15篇),其中《连花清瘟胶囊预防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有效性和安全性研究:前瞻性开放标签对照试验》真实世界研究论文发表于国际期刊Evidence-Based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研究结果证实:连花清瘟干预组核酸检测阳性率0.27%显著低于对照组阳性率1.14%(具有统计学意义),密接人群预防应用连花清瘟可降低新冠肺炎阳性感染率达76%,同时安全性良好。

但丁香医生就是自以为找到了一个"宣传漏洞",并期望通过这件事能调动起读者的情绪。丁香医生发布的另一条推文,还在不停的推荐向新加坡学习与病毒共存,其真实目的昭然若揭,细思之下不免让人身上一冷。

其次,找到"靶子"之后,一定要用看似科学的方法去论证。不管想表达的目的是什么,最起码看起来过程一定有理有据。

为了表现这一点,方方在日记中捏造火化厂遍地都是手机的情景;西安、上海封城时,部分大V的文章把发生的事件掐头去尾,只保留对他们有利的那部分。比如前几天传的非常激烈的上海幼儿母亲抱着发高烧的孩子寻求帮助的视频,传播特别广影响特别坏。单看这个视频体现出的就是一个政府及相关医疗机构冷血无情的形象,可事实的真相是经过居委会协调,120早晨已经将这对母子接走并做了治疗,目前孩子已无大碍。

这些被炒作的事件发展走向及结果,这些大V开始选择性"失明",他们要的只是前面可以煽动读者情绪的部分。

丁香医生这篇稿子也是一样。看似用科学分析在作科普,用了大量的证据去证明这不是新冠的预防药,其实读者已经掉进了他的文字逻辑和心里暗示里。看完这么多文字,许多读者潜意识开始对连花清瘟产生抵触情绪。

第三,这些"公知"往往把一切事情都往最坏处去做设计。比如封城期间企业遇到经营困难,原本政府部门正在想方设法研究对策,这些大V却千方百计的让读者认为合理管控就会损害经济发展,未来这些企业会永远消失,他们的潜意识就是只有"防疫躺平"经济才有出路。

这一套非常完整的操作手法已经成为"模板",从武汉抗疫开始的每一个相关事件,背后或都有这些人在兴风作浪。

他们到底为了什么呢?

 

王思聪为什么着急手撕连花清瘟?

连花清瘟动了谁的蛋糕

说白了,诡异的行为往往背后都只是一个"利"字,这些拼尽全力不停想方设法,把各种社会事件包装成撕裂社会武器的大V们,是为了自己利益所在。

其实,不论是第1个对连花清瘟发起围剿的"睡前消息编辑部",还是"丁香医生"、王思聪,他们要么办公地点和公司注册在上海,要么经常往来于上海和北京之间。

换句话说,上海这个城市其实跟他们的利益息息相关。

更有意思的是,4月5日,在上海市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上,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院长、中医疫病防治基地负责人房敏指出,中医药在新冠疫情防控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临床数据初步表明,在加快出院率、阻断进展方面显示了独特优势,中医师队伍发挥了积极作用,中药抗疫方剂深受患者欢迎。

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终身教授吴银根表示,上海中医专家根据临床表现和救治经验,对于轻症病人或者无症状感染者服用连花清瘟胶囊,经过新的实验证明对奥密克戎病毒有很好的抑制作用,对奥密克戎造成的细胞损伤也有作用。

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急救医学科主任方邦江同样表示,一般来说,连花清瘟胶囊只适合于轻症发烧的病人和普通型有肺炎的病人,但不适合用作预防用药。中草药含有的电解质很多,脾胃功能不佳、有胃溃疡、肝肾功能不好的人不适合服用该药。不适当的预防措施需要引起重视。

因此,为了快速降低人群中新冠阳性病例的数量,帮助患病家庭迅速摆脱窘境,上海给群体配发的物资之中,就有连花清瘟胶囊。

很多上海人也在自己的朋友圈晒过这个胶囊,而且所有人都清楚这是一款治疗药物,上海大部分居委会在散发药物的时候也告诉居民,只有在出现症状之后才能服用。

但可惜这些自媒体就是"选择性失明"。

另外上海市政府给居民发放的药品不仅仅有连花清瘟,通过梳理会发现,上海给市民发的还有玉屏风颗粒、疏风解毒胶囊、藿香正气胶囊、以及中药汤剂和中草药。而发连花清瘟比较多的原因是捐赠的多,价格便宜,包装简单方便分发,且写入了最新的新冠治疗方案,关键是效果还好,历经多地多次疫情的检验,社会认可度高。

 

王思聪为什么着急手撕连花清瘟?

更耐人寻味的是,丁香医生的公号往前翻文章记录会发现,3月18日中国进口第1批辉瑞神药的时候,丁香医生不遗余力的对此进行了转发和宣传,并"肉麻"的表示"来了,我们抗疫武器又多了一件。"

丁香医生4月17日发的围剿连花清瘟的文章要和宣传辉瑞"神药"的文章连起来看,一边攻击中药治疗新冠的核心药品连花清瘟,试图将这款药物从习惯治疗的必选清单中剔除,一边卖力宣传辉瑞2300块一盒的进口"神药";还同时呼吁放开与病毒共存,如果真正这么做,那么中国每天发生的新冠感染量,恐怕都得以百万人乃至千万人计算,辉瑞"神药"的市场将变得无限大。

其实,丁香医生为辉瑞摇旗呐喊,一点都不新鲜。因为从2020年开始,丁香医生已经成为辉瑞在中国合作最深的医疗资讯和服务平台之一。

根据新京报报道显示,2020年11月25日,丁香园上线疫苗服务平台,可提供疫苗科普、接种预约等服务,其中辉瑞、赛诺菲已经与丁香医生在疫苗科普领域展开合作。这个新闻在36氪等平台上也有相应的报道,可以证明是真实有效。

 

王思聪为什么着急手撕连花清瘟?

某种意义上,丁香医生已经成为辉瑞、默沙东等国际知名医药公司在中国的利益合伙人,此次辉瑞治疗新冠神药进口之后,丁香医生迅速开展甘为马前卒的媒体传播行动,完全符合他自己的真实"人设"。

再说"万达公子"王思聪,很多人并不知道的是万达集团在这两年向轻资产化转型,效果明显。医疗企业和医疗服务其实是万达希望深入的一个领域,王健林试图跟复星集团学习,打造新的像复星一样的"医疗帝国"。

也因此,早在2019年6月25日,万达集团与美国匹兹堡大学就签订合作意向书。据媒体报道,在这之前,万达已经于2016年跟英国国际医疗集团签订协议,在中国投资新建大型医院,总投资额超过150亿元,而根据相应的规划,在2017年万达集团在医疗领域的投资将超过1400亿元。

某种意义上现在的万达早已变成一个医疗+商业地产服务的集团,而匹斯堡大学作为万达重要的科研力量合作伙伴,绝大多数医学院的教授还同时在辉瑞等医药巨头兼职。

这中间的层层关系让人产生了无限遐想,王思聪转发那条新闻,到底是无意而为还是有意为之,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特别好笑的是,所有被带节奏并拼命转发丁香医生这条推文的上海读者,可能已经忘了家里收到的几盒连花清瘟,是上海市政府收到以岭药业的捐赠免费发放给所有居民的,即使去购买每盒价格也只有20元左右;而被他们吹上天的辉瑞治疗新冠"神药",一盒要2300元人民币。

现在,我们国家有信心动态清零,因此国家医保对这种急需的药物进行了兜底支付。但如果真像这些大V所吹嘘的那样,放开疫情管控,感染人数激增,恐怕医保不可能负担这种昂贵"神药"的价格,最终还会落在老百姓头上。

到那时,不知道这些被困在信息茧房里群情激愤的"市民"作何感想?

 

王思聪为什么着急手撕连花清瘟?

妖文背后必有资本

围剿连花清瘟的事情原点是一家自媒体账号,那家自媒体更多的想法可能只是博个眼球和蹭个热度。但被丁香医生这种科普大号"带节奏"之后,整个事件就迅速变了味。

天眼查信息显示,丁香园大股东是观澜网络(杭州)有限公司,而这家企业是一个海外资本独资实体,100%控股方是来自香港的Ting Ting (HK) Limited。根据融资时间表显示,2010年丁香园首次融资即获得美国资本「DCM资本」投资,规模达200万美元;此后2012年B轮融资吸纳了顺为,规模达千万美元;2014年C轮融资吸纳了腾讯,规模达7000万美元。

2018年D轮融资投资方竟然不详,而投资规模直接达到1亿美元体量。根据多方查询的信息显示,疑似淡马锡借国内资本过桥入股。而淡马锡恰恰是辉瑞最核心的供应商和合作伙伴Biontech的投资人和控股方。

换句话说,现在没法不让人怀疑,这个想方设法要把连花清瘟抹黑到根本看不见的丁香医生,其背后资本方与辉瑞的"神药"是否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根据第9版的国家治疗新冠相应指导意见,连花清瘟对于轻症特别有效,对于预防没有基础病的轻症病人转重症也很有效。而这两点恰恰是辉瑞"神药"重点宣传的。

实际上,每一个不合理的情况发生之后一定是有原因存在。

张伯礼院士就曾在视频节目中正式表态,很多黑中医的事件背后居然都有跨国集团的身影。他的原话是:"通过这次武汉抗疫,我才发现还真有中国败类拿到外国跨国集团的钱,不宜余力抹黑中药,试图为进口高昂原药让路。"

张伯礼指出"抹黑中药"背后是利益造成的,因为中药产业已经超过1万亿,"这动了很多西方化工药厂的奶酪,他们就会不遗余力想办法抢回原本属于他们的市场份额。"

中药被黑不是第一次,连花清瘟在上海防疫进入关键时期,突遭知名自媒体群起而攻之,背后错综复杂的关联性,让我们感到深入骨子里的寒冷。

上海的吴银根教授明确的指出中药在治疗新冠肺炎及变异株感染中能起到明显作用,吴银根教授认为,新冠肺炎变异株感染病属湿毒疫,这是一种以湿和毒为最主要病因的疾病,用的方法是解热毒、化湿毒、祛瘀毒作为主要治疗的法则,在前一个阶段治疗当中发现用了中医中药以后,病人核酸转阴时间能缩短,其他症状跟状态调整也是比较好的。

此外,据香港《星岛日报》1月25日报道,由于香港新冠疫情再起,坊间兴起连花清瘟胶囊购买热潮。不仅香港抢购连花清瘟,还有新加坡、马来西亚及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等国家在2022年都出现了抢购连花清瘟的热潮,如果连花清瘟这款中成药没有效果,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形?

另外,即便中药在某些药理数据上比西药差也不应成为攻击中药的理由,中国向来倡导中西医协同发展,中药也从来没有排斥过西药,西药为什么非要置中药于死地?

如果不调整这样的心态,未来是否还会有更多被继续抹黑的"连花清瘟们"?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BT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公众号

领讯时代文化传媒 | Copyright ©️ 2022 财经时报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43396号-7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07380号 | 境内金融信息服务备案编号:京金信备(202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