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财经

境内金融信息服务备案编号:

【京金信备(2021)5号】

2022年08月16日

注册 / 登录

有赞二度裁员,白鸦变“鸵鸟”?

有赞现在的商业模式存在问题,经过几年的试错,白鸦应该也看到了这个问题,但是其像鸵鸟一样不敢正视自己的问题。

 

有赞二度裁员,白鸦变“鸵鸟”?

 

近日,有赞裁员的消息在网上热传,在即将发布2021年年报之际,有赞此举引发诸多关注,随之而来的连锁反应是资本市场的担忧。

截至3月28日收盘,有赞股价暴跌至12.63%,仅为0.166港元,成为港股中的又一支"仙股"。

 

5408902.png

有媒体观点指出,依靠"微信生态"壮大的有赞,因为商业模式并不牢靠,也不具有很深的护城河,或将挺不过去这次危机,事实真是如此吗?

 

腾讯音乐,不要也罢

裁员并不是最大的危机

有媒体曝料称有赞裁员2000多人,占比高达70%,据悉有赞的产研裁了70%,其中教育的产研裁了100%,微商城和零售的产研裁了30%;中台技术裁了79%,只有销售没裁。

互联网裁员不是新闻,但像有赞这样一下裁员70%,在业内十分罕见,两张图片在互联网上疯狂传播,有赞对此并未作出回应。

一张是被裁人员留下的工牌堆满一地,一张是被裁工作人员的办公电脑填满大厅,一位被裁的有赞员工在网上晒出具体裁员人数,多达2000多人,而根据有赞2021年三季报的数据显示,有赞共有员工4358人,可见本次裁员力度之大。

 

7181490.png

其实,这并不是有赞的首次裁员,早在2022年1月份,有新闻报道指出有赞在大规模裁员的消息。产品和技术研发是重灾区。就连有赞负责渠道的副总裁陈锦晖以及董事会成员曹春萌、闫晓田、谷嘉旺、徐燕青以及董秘冯国良均未能幸免于难(对外宣称为辞职),且在2021年10月就已经离职。

据《新晚报》当时披露上次有赞裁员超过1500人,加上这次的2000多人,被裁员工已经超过了总员工数的七成。据有赞内部人士透露,有赞不赚钱的部门都被裁掉。

被称为"微信生态第一股"的有赞在2018年4月借壳中国创新支付在港股成功上市,虽然上市的过程有点弯弯绕绕,但在上市之初,有赞表现良好,尤其是受疫情影响,大量企业改为线上支付,线上交易和直播带货等新兴业务发展迅猛,这也直接推动有赞在2021年2月创下了4.52港元的最高股价。

有赞的迅猛发展还体现在疯狂的招人上,上市第一年,也就是2019年底,有赞员工人数为2941人,但到了2020年底,员工总数增长到3603人,到了2021年三季度又攀升至4358人,两年多的时间,员工总数增长50%左右。这次裁员属实的话,一朝回到了"解放前",大抵和泡沫前的人员总数一致,三年的发展功亏一篑,有赞也未能脱离互联网泡沫的质疑。

目前,尽管网上关于有赞裁员的消息已经被炒得纷纷扬扬,但有赞并未对其作出回应。

有赞最大的危机可能并不是裁员风波,而是被质疑可能被资本抛弃。早在2021年9月1日,有赞的股价还为1.130港元/股,而在2021年2月有赞股价的高点为4.52港元/股,市值高达770多亿港元,一年左右的时间,有赞市值蒸发超过735亿港元,股价暴跌了96%。有观点认为有赞二次赴港上市已经惨遭资本遗弃。

 

腾讯音乐,不要也罢

亏损加剧,付费用户减少

近几年有赞的发展确实迅猛,2018年营收仅为5.57亿元,2019年营收为9.98亿元,同比增幅高达79%,2020年营收为15.76亿元,同比再次增长58%。虽然增速较为迅猛,但增速已明显下滑。在2021年前三季度有赞的营收仅为11.76亿元,不增反降,同比下滑了10%。业绩已呈现下滑趋势。

业绩的下滑让有赞的亏损持续扩大,2018年有赞的亏损为7.1亿元,2019年为5亿元,2020年3.3亿元,但2021年仅仅前三季度就亏损了6.69亿元。相应地,其累计亏损分别为33.26亿元、38.3亿元、41.44亿元及48.13亿元。算上2021年第四季度的亏损,有赞的亏损将超过50亿元,这或许也是影响有赞股价表现的一大原因。

结合有赞的营收构成可以发现,近三年来有赞来自SaaS方面订阅解决方案的营收占比均超过5成,其中2018年SaaS的营收为3.15亿元,2019年为5.94亿元,而2020年收入高达10.48亿元,三年翻了三倍,这三年SaaS的收入分别占当年总营收的56.6%、59.5%和66.5%,且占比持续增高。这其中疫情让商家和企业的消费习惯的改变功不可没。

但作为有赞的收入三大构成,除了SaaS高速增长之外,有赞的其他两项收入却呈下降趋势,其中商家解决方案收入为2.9亿,同比减少15.2%,其他收入为6333万,同比减少17.3%。这表明有赞营收严重依赖SaaS业务,而其他业务对总体营收支持力度偏弱。

但销售成本和行政开支的大幅增加, 让深陷亏损泥潭的有赞科技,不仅无法在短期内盈利,甚至还面临更大亏损的尴尬局面。

 

1450774.png

 

作为一家互联网企业,有赞的付费用户增长略显缓慢,和其他互联网企业动辄成倍的增速先比,有赞在2018年付费用户为58981名,但直到2020年其付费用户仅为97158名,两年时间仅增长了64.7%。而在有赞的2021年的半年报中显示,有赞的付费用户变为87457名,减少了9701名,减少幅度为10%。

特别是近三年,有赞的商家损失率也一直高企不下。2018-2020年,有赞商家的流失率超过50%。2021年全年的数据目前尚未披露,但结合半年报和三季报来看,情况并不理想,大概率是只多不少。

"付费用户的减少或增长缓慢,不是有赞一家,其实很多企业都出现过类似的状况,只是有些企业打肿脸充胖子对外进行隐瞒,这也是行业的通病,付费用户减少的原因有很多,但感觉不值或者不方便是其中一大原因。"互联网观察者马杰认为付费用户减少已经成为行业通病,"在付费使用后没有给自己带来想要的收益或便捷,就会选择不再续费,而互联网企业选择竞争太大,获取新用户成本激增,而现在经济下行,互联网企业融资难,不再像以前那样财大气粗,用户增长上失去了互联网红利。"

至于付费商家数量的下降,有赞的解释是主要由于不续约订购的商家数目超出新付费商家数量,同时有赞科技还提到了疫情带来的影响。但此解释颇有"甩锅"之嫌,因为疫情的影响,众多商家被迫转向线上,有赞科技的SaaS业务增速迅猛,但有赞的付费商家数量下滑的原因归咎于疫情,并不合情合理。

但不管有赞怎么解释,他们付费用户的减少直接导致有赞的营收增长在2021年三季度同比出现了下滑和亏损增加,也让有赞的财务账面看起来并不好看,这加剧了外界对有赞的商业模式或存在问题的质疑。

 

腾讯音乐,不要也罢

"寄生"之路难长久

细看有赞的业务模式可以发现,有赞主要营收来源是订阅解决方案及商家解决方案,也成为有赞营收主要构成,但这种商业模式极为依赖商家背后的平台,如微信、快手,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寄生"模式,而这种模式就对背后的平台有着严重的依赖性,一旦合作出现了决裂,可能直接影响其营收和未来的发展,这也是有赞最为担心和害怕的地方。

面对如此红利,背后的金主平台也想来分一杯羹,第一个和有赞"决裂"的是微信,微信于2020年7月15日官方上线微信小店,这个小程序可以帮助商家免开发、零成本、一键生成卖货等相关功能,这一小程序的上线相当于一个免费版有赞正式推出。面对微信的强势进入,有赞无力还击,直接造成有赞的股价大跌,单日暴跌7.53%。

快手很快继微信后尘,于2021年11月15日宣布对有赞执行第三方断链操作,不再支持直播间挂有赞的第三方商品。此举对有赞的打击更为巨大,相关数据显示,快手是有赞最大的平台支持,2019年到2021年第一季度,快手为有赞贡献的GMV占据了其总GMV的40%,快手此举基本给有赞"断了粮"。

有赞面对微信和快手两大平台由支持者变成竞争者,由蜜月期转变为对手,这对有赞来说几乎是致命的。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有赞的GMV为481亿元,但同比仅增长4%,其中来自快手渠道的GMV为96亿元,占比降至20%。而有赞CFO俞涛在2021年中报中表示,预计2021年全年来自快手的GMV占比将会下降到10%-15%。由最大金主一步步走到占比10%左右的底部,直接形成了有赞增长缓慢甚至营收下滑的原因。

"有赞过度依赖微信和快手,这种'寄生'模式,在蜜月期确实能让其实现高速增长,但一旦度过蜜月期或者合作出现决裂,以微信的流量和用户基数,有赞毫无还手之力,微信微小店的推出,相当于一个巨无霸级别的有赞出现了,个人认为有赞2021年整个财年的财报会比较辣眼睛。"同样从事SaaS业务的刘汝明对有赞过于依赖微信和快手的模式表示了担忧,他认为这会直接限制有赞的发展。"这种寄生模式注定难以持久,靠别人赏饭吃,容易被别人卡脖子。"

在快手断链后仅仅一个月,影响便显示出来,2021年12月21日,有赞发布公告称,不再进行中国有赞的私有化,有赞科技亦不会进一步推进上市申请。等于官宣有赞终止了私有化和其子公司赴港上市的计划。两天后4位董事和董秘宣布集体辞职。

 

6698962.png

子公司上市失败,让有赞的现金流更加紧张,在公告宣布放弃上市之时就有业内人士指出有赞的现金不多了,或许裁员从那时就埋下了伏笔,毕竟现金不多很难养活庞大的员工团队,而裁员又是一些企业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

 

腾讯音乐,不要也罢

有赞失去"初心"

有赞刚起步时,选择商家严控质量关,这为有赞的发展夯实了基础,也给有赞带来了不错的口碑,但随后的发展中却出现涉嫌欺诈、产品经常遭遇退货但退款难的投诉,在黑猫投诉上,关于有赞的投诉量近5000件,在有赞高速发展的近几年,有赞已经失去了"初心"。

9627117.png

或许是有赞在调试自身的商业模式,期间出现过朝令夕改,这让有赞失信于用户,但这自身亏损巨大,需要收费来平衡和维持正常运行,这必然会引来各方吐槽。知乎上有人就吐槽过有赞公关的强大,说有赞可以在知乎上删帖,并有大量水军为其洗白、攻击竞争对手,一时引来一片质疑,品质不过硬成为有赞的一大诟病。

得罪了用户,直接导致的付费用户的减少,营收同比减少,加上微信和快手相继和有赞"决裂"有赞的众多问题开始慢慢涌现,裁员只是其中之一,但却严重损害自身的商誉。

"有赞现在的商业模式存在问题,经过几年的试错,白鸦应该也看到了这个问题,但我认为有赞现在应该重视产品质量,在筛选合作商家上下功夫,而不是只为了收费而在商家选择标准上形同虚设,自身过硬才是王道",马杰认为有赞现在有点像鸵鸟,不敢正视自己的问题,虽然有赞有1800多项营销工具,还具有分组群发、带参数二维码、扫描优惠券等功能,能够有效的开展推广工作。但没有线下门店,很难做到线上线下相结合,导致粉丝忠诚度较低,也不利于自身推广。

"有赞另外一大硬伤就是太依赖其他平台,这就导致会受制于人,未来多发展合作平台,不能将宝押在一两家,这样不仅有利于自身发展,也提升自身抗风险能力。"马杰对BT财经表示。

 

如今,二度裁员下的有赞的股价跌跌不休,长期徘徊在1港元以下,自去年10月至今,高层动荡,众多高管和董事出走,以及持续亏损的有赞,让资本市场对其不再看好,白鸦超越Shopify的梦想多半要泡汤了。本次裁员是有赞断臂求生主动求变,还是迫于无奈,在疫情尚未解除的情况下,有赞被裁的数千名员工来说,都不是好消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BT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公众号

领讯时代文化传媒 | Copyright ©️ 2022 财经时报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43396号-7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07380号 | 境内金融信息服务备案编号:京金信备(2021)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