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财经

境内金融信息服务备案编号:

【京金信备(2021)5号】

2022年12月05日

注册 / 登录

神州专车,要完?

 

神州专车的网络故障背后是市场份额下滑、资金承压等重重危机,或已走到生死存亡的边缘。

 

文丨无忌
BT财经原创文章
头图来源丨创客贴

 

陆正耀二十余年打造的“神州系”或正在土崩瓦解。

 

停更一年的神州专车官方微博在近一周内共两度更新,一次是7月28日,一次是8月3日,而两次发布的微博都是因为神州专车APP无法使用作的致歉。

 

神州专车官微称因光缆故障原因无法使用APP,一周内两次宕机,作为老牌网约车平台,神州专车的声誉和口碑扫地,同时引发外界强烈关注。

 

 

 

 

资本大佬陆正耀因为瑞幸财务造假风波无法在资本江湖呼风唤雨,新打造的趣小面品牌也是雷声大雨点小。若不是神州专车APP连续两次宕机事故,外界都忘记了神州专车和陆正耀的联系,尤其是2021年神州租车宣布完成私有化后退市,陆正耀手握的上市公司逐渐清零。

 

从瑞幸咖啡被迫退市,到神州优车终止挂牌,再到神州租车卖身完成私有化退市,短短一年左右的时间,陆正耀二十余年一手打造的“神州系”或已土崩瓦解。

 

神州专车一周内两次事故,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APP两次瘫痪

 

神州专车不仅在烧钱上跟不上对手步伐,就连自身的APP也接连出现问题。

 

神州专车8月3日发布公告可以看出,这次APP瘫痪的原因是神州专车的机房主干光缆出现故障。神州专车还声明“故障将持续一段时间”。互联网企业以网络为生存之本,这在任何互联网平台上都是比较罕见的现象。

 

神州专车APP从7月28日第一次网络瘫痪,到8月3日第二次,两次网络瘫痪仅间隔6天。第一次APP故障时,显示网络异常,请检查服务器重试。就连神州专车官网同样无法打开,显示的页面为服务器内部错误。很多用户发帖担忧:“神州专车要垮了”。

 

直到7月29日,神州专车的公告才姗姗来迟。公告称,APP瘫痪的原因是神州专车总部所在地酒仙桥部分路段施工,导致两个IDC机房间的通信光缆被挖断,这一意外事故直接影响神州专车服务器正常连接。

 

神州专车还解释了为什么抢修较慢的原因,是因为故障点在酒仙桥的主要路段,晚高峰时该路段车流量较高,无法在晚高峰时间段围栏维修,这导致抢修工作只能在凌晨完成,为防止类似的事件再次发生,神州专车新增加了一条备用线路以备不测。

 

但这条备用线路也未能阻止类似事件的再次发生。8月3日光缆故障再次让神州专车的APP瘫痪,尽管有了一周前的“经验”,但第二次网络瘫痪神州专车的动作依然迟缓,直到当日下午3点半以后,神州专车APP功能才恢复正常。

 

神州专车在两次APP瘫痪期间,微博评论区内涌现大量用户留言,有用户甚至担忧:“刚充完钱,APP就不能使用了,不会是要跑路了吧”,还有用户差点因为神州专车APP瘫痪而耽误接机,也有用户吐槽神州专车效率低下:“公告发布的恢复时间为中午前,都两点半了还没有恢复。”

 

 

 

 

作为“全球专车第一股”的神州专车成立于2015年1月,是神州租车联合第三方公司优车科技推出的互联网出行品牌。神州专车凭借自有车辆的网约车运营模式,仅仅18个月后就挂牌新三板。

 

这和投资人陆正耀“快速砸钱,快速进入资本市场”的经营逻辑相吻合,神州专车2017年拿下全国首张网约车牌照,成为高端专车的先行者。

 

这次神州专车APP瘫痪事故让神州专车多年积累的用户信任遭到极大损害,除去网友们的集体吐槽之外,还有网友直接投诉神州专车要求退款,一时间神州专车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出行行业分析师肖晓认为,出行APP的一次瘫痪是事故,连续两次就是灾难。

 

肖晓指出:“网络瘫痪会让用户感觉平台实力不行,会对平台造成较大的声誉损伤,且这种损失很难挽回,加上‘神州系’近年陷入多事之秋,很多用户对神州专车失去信任而转用其他平台,这些失去的用户,可能就永远失去了。”

 

 

 

重资产运营下的“高级出租车”

 

神州专车这次APP瘫痪事件,让沉寂了许久的神州专车再次被外界关注。

 

众所周知,网约车平台的普遍发展路线是“烧钱补贴,抢占市场。”这也是各网约车平台“增收不增利”的重要原因。从滴滴和优步竞争陷入白热化,最终优步妥协,就是因为优步砸钱补贴烧不起了,此外重获资金支持的易到,因为有了烧钱的资本甚至重新杀回市场。

 

从网约车诞生伊始,神州专车就占据一定的市场份额。神州专车凭借自营模式和先发优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在高端出行市场中打下一片天地。

 

随着“神州系”瓦解以及众多竞争者涌入赛道,神州专车的市场份额被逐渐蚕食,其中曹操出行和T3逐渐成为行业黑马,而老牌网约车平台神州专车的订单合规率已经跌出前十,虽然这一数据不等于市场占有率,但从神州专车的表现来看,同样有所参考。

 

在竞争对手纷纷加大投资的情况下,神州专车的烧钱力度明显无法跟上节拍。出行行业不进则退,神州专车开始在网约车市场一落千丈。如何安抚用户以及如何让消费者重拾信心抢回曾经的市场份额,是神州专车面临的巨大难题。

 

神州专车自有车辆的运营模式就像一把双刃剑,虽然可以迅速打开市场,但是却带来了巨大的资金压力,让神州专车陷入困局。

 

知名投资人刘波指出,神州专车和互联网思维下的滴滴、优步以及后来的众多后起之秀相比,神州专车的互联网基因明显不足。滴滴是把社会闲置资源以互联网方式进行整合,自身并没有汽车,是一种轻资产运营模式,而神州专车是将自购车辆的资产成本挂靠神州租车,转而以专车租用费用的形式回补租车公司,这样的后果就是将神州专车和神州租车被捆绑在一起,和以前传统的出租车公司没有什么明显区别。

 

刘波特别强调,神州专车是种典型的重资产运营模式。这种重资产模式和共享经济没有直接的联系,也不能称之为互联网模式的专车,所以神州专车被很多业内人士戏称为“高级出租车。”

 

 

 

 

以2021年为例,神州租车向神州专车出租车辆近3万辆,按照如今一辆汽车价值10万元来计算,这些重资产已经高达30亿元,也就是说神州租车去年一年为神州专车提供了30亿元左右的使用成本,这样的重资产运营模式下,神州专车反而成为神州租车的“负担”,导致神州租车资金链“压力山大”,这个原因或间接导致神州租车的私有化退市。

 

据BT财经了解,神州专车目前每月烧钱可达2亿元,因为在网约车平台,不补贴意味着退出市场竞争,而陆正耀融资能力早已不复当年雄风,加上重资产运营模式,神州专车已经举步维艰。

 

汽车媒体人张智勇对神州租车将车出租给神州专车一事存有质疑,张智勇认为,左手倒右手保不齐哪个环节就出了问题。

 

张智勇指出:“神州租车把汽车租给同一品牌旗下的神州专车,既能完成业绩,又能帮助神州专车,看似合理其实处处藏有猫腻。或出现一种可能,比如一辆二手车原本只值3万元,神州专车可以以10万的价格购买过来,反正都是神州系做账也方便,这也是为什么众多投资人不再信任‘神州系’的一大原因。”

 

 

 

三强争霸无神州

 

随着大众出行需求增多,助推专车赛道不断涌现新的竞争者。

 

滴滴、优步以及易到近年已经占据专车市场前三,形成“三强争霸”的局面。众多资本的涌入,使得市场竞争更加惨烈。

 

滴滴毫无疑问是行业老大,在专车市场,滴滴一度占据到84.2%的市场份额,优步和易到虽然无法和滴滴相比,但易到从原先每日超过100万份的订单下滑至2万之后经过几年蛰伏,如今已经突破50万大关。

 

神州专车的董事长陆正耀对外宣称日订单有30万份,善于“讲故事”的陆正耀所说的数据有多少可信度已经被市场打上了问号,有出行行业的业内人士明确表示过质疑:神州专车即便是在高峰时日订单也只有20万份,平时只有10万份左右,这个体量无力撼动滴滴、优步和易到,想要抢回失去的市场份额,以现在神州专车的实力难度颇大。

 

滴滴的背后是阿里和腾讯两大“金主”,优步和滴滴的“暧昧”关系让其坐享其成,易到去年加盟乐视生态圈,也找到了愿意砸钱的“金主”,5折补贴的大招已经尽显资本的力量,在如今网约车的专车市场,不砸钱的或者砸钱力度不大的只剩下神州专车,不是神州专车不想砸,而是囊中羞涩,也没有出钱的“金主”,在市场中早已丧失了话语权。

 

神州专车不仅被滴滴和优步压制,还被后来者美团打车、曹操出行、高德打车、T3出行等竞争对手步步紧逼。曹操、T3等出行平台背后是有传统车企支持,其他竞争对手背后也有雄厚资本支撑,神州专车的市场份额进一步被缩减,而在聚合打车领域,华为推出“Petal出行”,腾讯依托微信生态入局网约车,此外高德、美团、百度入局聚合打车领域,和竞争对手相比,神州专车的境况没有最糟只有更糟。

 

神州专车一度和阿里传出“绯闻”,当时阿里要为神州专车砸30亿元,但后来不知是何原因合作告吹。即便神州专车和阿里的30亿元合作达成,这点钱以目前神州专车的烧钱力度来看最多坚持15个月,没有后续资本进入,神州专车同样面临生存难题。

 

出行行业研究员向天认为,阿里之所以“悔婚”,一是陆正耀的负面新闻太多,资本对其失去信任,二是阿里是滴滴的投资方,虽然并未披露持股比例,但应该也是大股东,在滴滴已经牢牢占据专车市场老大的情况下,阿里没有必要再去扶持一个竞争对手。

 

“在‘共享经济’的大环境下奉行传统模式,神州专车的用车成本无法回避,这导致其价格根本无力和其他平台的运营模式竞争,而消费者对价格最敏感,在滴滴、优步和易到都实现‘私家车模式’的情况下,神州专车越来越像披着‘互联网外衣’的传统出租车公司,目前来看,这种模式生存空间被严重挤压,或早或晚都会被淘汰出局。”向天对神州专车的未来表示了担忧,他甚至认为神州专车除非有奇迹出现,否则最终前景堪忧。

 

无雄厚资本的注入,神州专车的市场份额注定会越来越低,和头部竞争对手的差距会越来越大,从曾经的稳居前二,到现在无缘三强争霸,神州专车未来何去何从?

 

 

 

神州系的“楼塌了”?

 

2021年7月8日,市值一度高达300亿港元的神州租车正式退市,停牌时的市值仅为85亿元左右。

 

作为陆正耀最重要的“棋子”之一,神州租车是陆正耀在资本市场掀起波浪的重要平台。但随着陆正耀个人信誉的坍塌,神州系的三家上市公司也与资本市场渐行渐远,陆正耀最看重的神州租车也在资本市场走完了最后一程,至于下次重新上市还是彻底退出资本市场,“神州系”始终没有正面回应。

 

资本是有记忆的,瑞幸财务造假风波是陆正耀整个投资生涯的遗憾,陆正耀与“神州系铁三角(神州租车、神州优车、神州专车)”的关系已经人尽皆知,无论是“神州系”还是陆正耀创业,结局已经不再被外界看好。

 

2021年神州优车因未能按时披露年报而被强制停牌,已经说明资本不再相信陆正耀的“资本故事”,这直接导致陆正耀的财富在一年内缩水75.2%,财富从2020年的261.3亿元跌落至64.7亿元,随着神州专车的每况愈下,其个人财富或将继续下滑。

 

 

 

 

张智勇认为,陆正耀虽然在2020年12月已经卖掉神州租车,业内还是普遍认为陆正耀仍是神州租车的实控人,但这只是猜测,陆正耀显然吸取了之前的经验,仅仅从股权穿透是很难发现问题的。

 

张智勇指出,不管陆正耀怎么闪转腾挪,“神州系”已经荣光不再,甚至已经影响到陆正耀其他的投资,比如陆正耀的趣小面发展就超乎寻常的缓慢,仅仅靠给资本讲故事那一套已经无法再适应当下的市场环境。

 

神州专车在未来,或许真的没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了。

 

 

(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如有疑问及任何意见反馈,可直接在评论区留言或发送邮件到 btimescaijing@163.com)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BT财经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帮助中心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公众号

领讯时代文化传媒 | Copyright ©️ 2022 财经时报 版权所有 京ICP备19043396号-7

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07380号 | 境内金融信息服务备案编号:京金信备(2021)5号